•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時事政治 > 時政熱點 > 生態 >

    時政熱點:野生植物亟待更好保護

    2020-08-07 11:42:16 | 來源:光明日報

    導語:中公時事政治頻道更新國內國際時事政治熱點,并提供時事政治熱點、時政模擬題、時事大事記及時事政治熱點匯總等。今天我們關注--時政熱點:野生植物亟待更好保護。

     

    野生植物是自然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,是十分寶貴的自然資源和戰略資源,具有很高的生態、經濟、文化和社會價值,但目前保護名錄更新滯后、法律法規不完善、保護意識淡漠、執法打擊力度軟弱等短板,制約著保護工作有效展開。

    當前,我國正在就《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》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,也將進一步加大野生植物保護力度。為什么要修訂和調整名錄?我國野生植物保護面臨怎樣的形勢?未來將如何更好保護?記者就此進行了采訪。

    野生植物資源受破壞嚴重

    野生植物是人類糧食的直接或間接來源,是經濟發展的物質資源。

    “人類賴以生存的全部糧食、蔬菜、水果等都是植物,經濟建設和人民生活所需的糧、棉、油、麻、絲、茶、糖、菜、煙、果、藥等,都取自于植物,各種家畜、家禽、魚類等的養殖,也需要植物作為飼料來源。工業發展也需要植物作為原料或利用到植物的產品。”國家林草局野生動植物保護司副司長賈建生指出。

    近年來,隨著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和人口數量的逐步增長,人們對野生植物資源的需求量越來越大,對野生植物資源的破壞也越來越嚴重。

    “從世界范圍來看,森林被大面積砍伐、工業污染物和生活污染物的大量排放,極大惡化了野生植物的棲息地、破壞了人類的生存環境。”賈建生介紹,全世界熱帶雨林每年以10%的面積消失,連續的生態系統成為支離破碎的“島嶼”,植物物種的多樣性和遺傳多樣性下降,不適宜的氣候使諸多植物難以適應而滅絕。在我國3萬種高等植物中,有3000多種處于受威脅或瀕臨滅絕的境地。

    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覃海寧分析指出,植物和人類是地球生物圈內的主要組成部分,也是生態系統平衡的重要因素。植物的種類愈多,人類對其影響愈小,則生態系統愈復雜、愈穩定。一個物種滅絕,不僅該物種的遺傳資源得不到利用,還可能引發其生存網絡的連鎖反應,導致一系列物種滅絕甚至生態系統的不穩定,發生生態災害。

    “有研究表明,一種植物往往伴生著10到30種生物物種。一旦一種植物滅絕了,10到30種生物會受到牽連和影響。”賈建生說,因此,必須保護環境,更合理地利用和保護植物的多樣性。

    專家表示,在此背景下,盡快更新、調整保護名錄,向公眾客觀展示當前野生植物物種的瀕危狀況,為政府制定保護政策、實施執法提供可靠依據,尤為重要。

    持續加強保護勢在必行

    多年來我國持續加強野生植物保護,1999年發布《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(第一批)》,對300多種我國天然生長的珍貴植物和具有重要經濟、科學研究、文化價值的瀕危、稀有植物進行保護。

    進入新世紀,我國政府不斷重視生態保護與建設工作,通過天然林保護、野生動植物保護等國家重點工程的啟動實施,野生動植物保護工作得到不斷強化。全國還設立了1.18萬處自然保護地,保護了90%的植被類型和陸地生態系統、65%的高等植物群落;建立200余個植物園和樹木園,保存了2萬余種高等植物,開展了200種珍稀植物的野外回歸工作。

    以蘭科植物為例,以就地保護為目的的廣西雅長蘭科自然保護區于2005年成立。隨著以國家級自然保護區、國家公園為代表的保護地網絡的逐漸完善,我國蘭科植物的就地保護工作也取得了進一步成效。根據自然保護區保護名錄和野外工作調查結果,我國目前約有70%的蘭科種類在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等保護地有分布,就地保護也成為我國蘭科植物保護的主要方式。

    水杉素有植物王國“活化石”之稱。“當前已完成了野水杉原生母樹種群、生境調查,實現了對每株野生水杉母樹進行掛牌定位監測,建立了野生水杉原生母樹種群數據庫。野生水杉的繁育、保護技術也有一定的研究基礎,并已建立了相應的示范基地。”賈建生說。

    此外,通過對德保蘇鐵、華蓋木、百山祖冷杉、天臺鵝耳櫪等近百種極小種群野生植物實施搶救性保護,以及野生稻和野大豆等農作物野生近緣種的就地保護,部分瀕危野生植物種群數量逐步恢復。

    覃海寧介紹,《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(征求意見稿)》共收錄468種和25類野生植物,一級保護53種和2類,二級保護415種和23類,“收錄的物種數量增加一倍以上,保護范圍明顯擴大。”

    探索珍稀瀕危植物保護最佳途徑

    專家認為,野生植物保護是一項長期系統性工程,需要進一步健全法律法規,也需要每一個人加強認識,從我做起,共同保護野生植物。

    賈建生指出,此次名錄調整出臺后,將跟進啟動修訂野生植物保護條例,并鼓勵各省出臺相應的法律法規,從法律上為野生植物保護“保駕護航”。此外,在繼續加大力度對珍稀瀕危野生植物開展就地、遷地、野外回歸等保護措施的基礎上,還將強化執法,加大打擊野生植物違法犯罪力度。

    “當前我國野生植物培育利用產業總體發展水平仍然較低,規;、集約化程度不高,產業集聚程度低,輻射帶動能力較弱;科技含量較低、產品附加值不高;個別地區還存在以培育利用為名破壞野生植物資源的現象。”賈建生指出,加強法制建設,有序開展相關的野生植物資源規;嘀埠涂沙掷m利用的研究與示范將是今后野生植物保護的一項重要工作。

    “人類活動一直并將繼續是植物多樣性的主要威脅之一。解決這一威脅不僅需要立法禁止人類違法行為,還需要培養人們的保護意識。”賈建生說,公眾要增強對珍稀瀕危植物的保護意識,加強珍稀瀕危植物保護相關法律法規的學習,建立并強化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自然觀。

    “我們不僅要保護野生植物,也要保護它的生長環境;不僅要約束自我不破壞野生植物資源,也要從消費端發力,拒絕來自亂采濫挖的珍稀瀕危野生植物,以及以珍稀瀕危野生植物為原料制成的消費品。”北京林業大學自然保護區學院教授張志翔說。

    (光明日報記者 李慧)

    原標題:野生植物亟待更好保護

    文章來源:http://epaper.gmw.cn/gmrb/html/2020-08/07/nw.D110000gmrb_20200807_1-10.htm

     

    [聲明]本文僅供學習交流使用,不構成商業目的。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,我們會馬上處理

    更多相關信息請訪問中公時事政治

     

    (責任編輯:李茜)
    熱門課程

    熱門圖書

    關注我們

    掃碼關注中公教育微信
    微信號:wwwoffcn

     
     
    江苏福彩